数字化教育来袭 出版社悲喜交加

发布时间:2014年4月10日  阅读次数:2650  新闻作者:宋吉述 新闻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编者按 当前,数字化教育已经热到发烫。今年以来,互联网界与在线教育有关的融资案例不绝于耳,资金动辄上亿美元。教育部、财政部等国家部委以及各省市也纷纷出台扶持政策,通过提供资金补助等手段加速推进教育信息化进程。对于出版社尤其是教育类出版社的数字化转型来说,这会是一个难得的机遇,但同时也是不得不面对的挑战。在数字化教育的热潮中,出版社会面临哪些机遇,又将迎来哪些挑战?

数字化教育更具潜力

在冲击传统教育出版产业的同时,互联网也带来了新的产业机遇。首先是学校教育数字化升级中所蕴藏的机会,这也是出版社重点关注的领域。但同时还应密切关注大学教育、社会教育中的产业机会,其数字化形式更容易被接受,成功的案例也更多。

第一个机遇在基础教育领域,大致有几个产业机会:一是数字化教材,二是与教材配套的各种资源,三是各类教育应用软件,四是在线测试等教育服务平台,五是硬件等基础设备。综合起来,就是内容、平台和终端三个方面,而从与出版业的关联程度来看,内容结合比较紧密,软件平台次之,硬件则很难参与。

关于内容、平台、终端设备的发展趋势,笔者认为将由“三结合”到“三分离”。即在开始的实验阶段,教育部门强调的是内容、平台、硬件的结合,也就是参与项目的企业必须提出融内容、平台、硬件设备于一体的整体化解决方案,这样才能快速实验。当前各地开展的电子书包实验大多如此,或由内容企业主导,或由硬件企业主导。因此,许多企业包括出版社都把建设“三位一体”的系统化电子书包工程作为长期发展目标。但电子书包普及后,却必然是“三分离”的模式,即政府建设并管理平台,同时公布内容标准和硬件设备标准,不同的企业都可以根据公开规范的标准参与其中的一个方面。这样就形成了体现社会化分工与合作的大产业链。就像现在的电视产业,电视台负责内容制作与播放,企业负责生产电视机,哪个电视台如果想把内容与电视机捆绑,生产一种特别的电视机,肯定行不通。电子书包领域同样如此,将来会有无数的各类企业参与不同领域的开发,出版社所擅长的可能只是内容领域。所以,在电子书包开发的这股热潮中,出版社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不要走入全面开发、谋求全面掌控的误区。

第二个机遇是在线教育,出版社却往往忽视了这一领域。这其实是个非常庞大的市场。据艾媒咨询统计,2015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将超过1600亿元,将迎来一轮市场大爆发。在线教育行业也受到嗅觉灵敏的各路资本青睐。据国内IT互联网商业信息服务商“IT桔子”统计,20131~8月就有23家在线教育公司获得了包括IDG资本、经纬中国、真格基金等在内的多家机构的投资,累计金额逾3.7亿元。而另一方面,BAT三巨头百度、腾讯和阿里巴巴也在积极地布局在线教育领域。

资本的眼光是敏锐的,从近两年新成立的在线教育公司,以及热闹的融资情况来看,很多都是与教育出版密切相关的。例如传课网、猿题库、多贝网、91外教网、陪读网、一起作业网、梯子网等,都与出版社所拟进军的数字教育领域有关。

从出版社的主业来说,过去我们主要通过出版纸质图书来提供优质教学资源、辅导资源,但在互联网时代,仅是内容资源远远不够,资源与服务是融合为一体的,网络不仅在传递知识与资源,更在传递着服务。所以,教育出版数字化转型,并不仅仅是教辅图书的数字化,也不仅仅是内容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利用好网络,从单纯的教育内容提供商向综合性教育服务商转变,从而进入更大、更具潜力的市场。

教育出版形势严峻

从某种意义上说,教育图书是出版产业的基础,尤其是地方出版社,很大一部分产值都来自于教育出版。在大众数字化阅读基本被运营商和亚马逊等平台垄断、专业数据库服务也很难做成的情况下,许多地方出版社都寄希望于控盘能力较强的教育出版领域,把数字化教育作为产业转型的最后机遇。

但几年下来,虽然不少出版社都参与了“电子书包”之类的项目,却并没有形成大的项目与产值。而与互联网界火热的在线教育融资相比,出版界的数字教育推进则显得过于冷清,这是否昭示着数字教育这一机遇,又将与出版社擦肩而过?

当前,出版社在教育数字化方面所做的工作首先是数字化教材,拥有教材出版权的人教社以及部分地方出版社推出了各种不同的产品。其次是做一些题库、资源库,研发学习类软件,如英语口语练习等。同时,还创办各种学习类网站,做教育类的手机彩信报,配合教辅做一些数字化延伸产品,等等。

这几方面虽然有所收益,数字化教材等产品甚至获得了较好经济收入,但总体上还没有形成大项目、大收入和健康持续的商业模式。其原因主要是:第一,没有核心资源。在基础教育领域,最核心的资源就是教材以及与教材紧密配套的资源,但这些资源都相对集中,大量出版社虽然出版了很多教辅,但是内容质量并不高,具有很强的可替代性。第二,渠道丧失。出版社普遍没有大流量的网站平台,而数字化内容发布的基础则是大流量网络平台。第三,技术欠缺。真正的数字化教育产品,往往是内容和技术融为一体,单纯的内容很难成为一个产品。第四,难以适应网络时代的新商业模式。在传统出版产业中,商业模式的核心是靠卖内容来赚钱,也就是收费阅读的模式,但在互联网时代,内容免费是第一准则。所以,各种数字化教育产品,如果直接借鉴传统运营方式,采用收费阅读等手段,往往不仅没有客户,也收不到费用,无法形成好的运营模式。

从未来发展看,出版社则面临着更为严峻的挑战。当前,教育部门都在做“三通两平台”,两平台就包括公共管理平台和公共资源服务平台。而公共资源服务平台的本质就是未来的网上新华书店。如果这个平台建立起来,主要的学习资源都从该平台发布与使用,那么传统的新华书店还能干什么呢?而失去了新华书店的支撑,出版社还能一如继往地掌控教育内容的发行渠道吗?如果没有找到新的教育服务模式,数字教育平台的丧失将是压垮传统教育出版社的最后一根稻草。

(作者系江苏凤凰数字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

■链接

互联网资本涌入教育阵营

腾讯或联手新东方成立在线教育公司

318日后,腾讯将与新东方成立在线教育公司的消息持续发酵,尽管双方对此消息都没有发表言论,A股在线教育板块却随之表现强劲。

欢聚时代10亿元进军在线教育

225日,从游戏业务起家的欢聚时代(YY)宣布进军在线教育,分拆出独立品牌100教育。YY未来两年将为100教育投入10亿元。

阿里巴巴1亿美元投资在线教育

217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投资TutorGroup(美国在线教育平台)。同阿里巴巴集团一起参与TutorGroup融资的还有淡马锡和启明创投,投资共计近1亿美元。

好未来投资1.5亿元布局在线教育

127日,教育科技企业好未来(原学而思)与母婴服务企业宝宝树开启合作。据悉,好未来将向宝宝树战略投资1.5亿元人民币,以补充和拓展好未来现有的在线课程。